一位日本少年被校园暴力伤害之后

而他,也被送进了残疾人疗养院。

说起来简简单单,但这么一段话就几乎说完了他从14岁到54岁的人生轨迹...。

一位日本少年被校园暴力伤害之后

第二个人是匿名在2ch上的一个网友,比北村更厉害,他蹲了45年。

A先生毕业于早稻田大学。

22岁那年,因为找工作不顺利,没能进入自己一直向往的外资律所,他选择了在家「充电」。

然而除了最初的几个月,他还能认真地准备公务员考试以外,之后的日子他便陷入了一个循环:先是有特别想看的电视节目,他最初选择录像之后等到第二天再看。

但随即一想,反正时间都是自己支配,还不如看直播,于是干脆就把学习时间让出来,专心追剧追综艺。

但是随着对电视节目越来越感兴趣,往往会想看同一时段的不同频道的节目,于是他便一边看一边录像。

因为第二天要重看录像带,所以学习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。

慢慢地,他开始找到了每天必看的几个时间段的节目。

最初是在学习之中作为休息,停下来看电视,但逐渐看电视的时间越来越多,学习的时间变得支离破碎。

这样一来,他索性把一周中某一天的时间全拿来看电视,而安慰自己在之后学一整天,便可以补回进度。

这样的「电视日」从每周两天,逐渐增加到每周五天—— 只要电视有节目便会一直坐在电视前,每天18个小时。

可想而知,这样的结果就是公务员考试必然落榜。

落榜之后的A先生,嘴上安慰自己要来年再战,但他却在看电视的过程中迷上了给综艺节目和杂志投稿。

他让家里给他买来各种杂志,写各种段子和小故事投稿给这些栏目,之后便期待着被电视节目和杂志专题选中。

一个月一个月地等待着,就这样,一转眼过了30年。

他从大约2000年起便开始上网,随后发现了在网络上有更加广阔的空间。

他最为热衷的,就是在网上批判各种社会现象:女孩子援助交际他去骂,父母生下小孩不管他去骂,中国人在日本买东西他去骂,老人占用社会资源他去骂,他国抗议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他去骂,日本生育率低他去骂,体育明星买豪车他去骂....... 基本论调就是「外国人滚出日本」「长此以往日本要完」「你们花的都是别人的钱」「哈哈哈哈这个SB」等等,并且自称「为了让日本回到黄金时代而努力的青年右翼」。

然而他气势汹汹来表达自己「政见」的这些事情,其实与他的现实生活毫无关系。

甚至说,这些事情其实已经跟他的人生无关了。

2012年年初,他在网上开始写自己这四十几年的家里蹲经历。

与他之前那种「旗帜鲜明」的网上言论不同,他经常会在网上写着写着东西,开始痛哭流涕。

原因也很简单:他已经走到了人生的暮年,却一事无成,甚至连能留下美好回忆的经历都完全没有过。

他一心一意地去给电视、杂志投稿,去时事新闻和娱乐版块评价事件,其实仅仅是希望在自己蜗居的这间房子之外,能够获得些许的存在感。

尽管几乎没有人回应他的那些评论,但只要能够看到有人跟他的看法基本一致,他也就似乎得到了安慰:「这些人其实都是会支持我的。

」然而人是无法永远活在这个虚拟的平静里的。

他一生没有任何收入,养老保险全靠身为小学老师和公司职员的父母替他缴纳。

15年前,接近80岁的双亲为了照顾已经50岁的他,没有选择住进养老院,而是在家里请了个护工。

8年前父亲去世,如今母亲病危,65岁的他似乎根本看不到未来的方向:除了依靠养老保险以外,他只能将父母买下的这所房子卖掉,才能够维持他请护工照顾自己的养老准备。

而他也不准备住进养老院:在那里每个人都是在社会上工作了几十年退休才住进养老院的,自己想必跟这些人完全没有共同语言。

而且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的他,在现实中完全没有一个朋友。

就这样孤独地老死,似乎是他唯一的结局。

所以他会痛哭流涕,因为之前几十年的生活,其实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一转眼的事情,却再也没有重来一遍的机会了。

经济快速发展总会停滞和过去。

经济黄金时代party,开发建设尘土总会落下。

游荡十个城市的美国青年生活。

逃离北上广,也只会是口号。

调整心态面对,可能人生就是这样的平凡。

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十年的主题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