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传教士所记录的、张献忠疯狂屠川经过

这时候已经是清大顺三年(1646年),汉中已被清朝所统治。

在出发去收复汉中的前几天,张献忠又两次杀人。

一次是杀军队中的老弱病残者。

他认为这些人不仅不能打仗,而且还要消耗粮食,所以就把他们全杀了。

他说不能把老婆孩子留给清兵去杀,因此他就亲自把他们杀了。

一切如张献忠所料,他此次出征,没有能够获得胜利,在四川西充县的凤凰山,被偷袭而来的清军乱箭射死。

他罪恶的人生随之结束,他死的时候,才四十二岁。

张献忠入川后,进行了疯狂的大屠杀。

有一次大规模屠城,西方来的两传教士亲眼目睹了全过程,事后对张献忠的暴行做了记录。

其中一个叫安司铎的传教士这样描述道:“1645年冬11月22日,献忠先暗谴一人捏词诳报,以惑众心。

谓某路敌军大队将至,须当操练兵马,以作御敌。

次日,大集人马,若将赴战场一般。

献忠暗将毒谋通知各营军官,饬令剿洗全城,不留一人。

诡言:‘百姓等已暗通敌人,勾引大队入川,以图大举,故当剿灭此城居民。

尔等各宜秘密准备,不得遗漏军情’云云。

众官闻之各自回营,预备明天大屠之事。

西方传教士所记录的、张献忠疯狂屠川经过

这两个西方传教士,安司铎被安排在东门的城楼上观看,利司铎被安排在城南的城楼上观看。

这时候,张献忠便分别在城东和城南的空地上,开始对近二十万无辜的市民进行屠杀。

安司铎这样回忆道:“见无辜百姓男女被杀,呼号之声,惨绝心目,血流成渠,心如刀割,欲救不能。

”这时候,两个传教士情词恳切、声泪俱下地请求张献忠不要再杀无辜了,但是,他俩的请求根本就没被张献忠理睬。

安司铎在回忆中说:“此时被拘百姓无数,集于南门沙坝桥边,一见献忠到来,众皆跪伏于地,齐声悲哭求赦,云:‘大王万岁!大王是我等之王,我等是你百姓,我等未犯国法,何故杀无辜百姓?何故畏惧百姓?我等无军器,亦不是兵,亦不是敌,乃是守法良民,乞大王救命,赦我众无辜小民’云云。

献贼之心,禽兽不如,闻如是之言,不独无哀怜之意,反而厉声痛骂百姓私通敌人。

随即纵马入人群,任马乱跳乱踢,并高声狂吼:‘该死该杀之反叛!’随令军士急速动刑。

冤呼痛哉!无罪百姓齐遭惨杀,终则息静无声。

真是尸积成山,血流成河,逐处皆尸,河为之塞,不能行船。

张献忠屠川真相张献忠屠川 图-1

安司铎目睹完整个屠杀过程后,已是黄昏,日落西山,他不禁凄凉,几近崩溃的程度,在迷迷糊糊中漫步而回。

一路上,他看见道旁死尸狼藉,血迹斑斑,其中还有没有被杀死的小孩在呻吟。

于是,这位西方传教士就为小孩付圣洗,希望他的灵魂能够入天国。

在回家的路上,安司铎共付洗了12名孩子。

张献忠在成都的大肆屠杀,还没有解他心头之恨,紧接着又开始对四川各州市县进行灭绝种族的大屠杀。

“所到之处,无论男女老幼与牲畜等类,悉行诛灭,几无遗类。

”由于血腥屠杀的恐怖笼罩着全川,致使流民四逃,土地荒芜,仓廪无粮,锅釜无食。

什么吃的都没有了,人就开始吃人,强者吃弱者,老者吃少者,少者吃病者,一时间,在四川这块土地上,四处都是人吃人的惨况。

张献忠把四川人逼成了一匹匹饿狼,逼成了一群互相蚕食的畜生。

土地荒废了,张献忠就收不到军粮,于是,他下令把杀死的人腌制成腊肉,供军队食用。

这期间,成都各地到处是尸首,到处是瘟疫,一个美好的天府之国,一个富饶的成都平原,成了“万户萧疏鬼唱歌”的地方。

在成都城里,一些尸体来不及掩埋,就统统扔进河里和井里。

成都的两条河,全被尸体塞满,根本无法行船。

成都一万多眼井,全被尸体塞满,致使成都人无处获得饮水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